救命神针内地上市期未卜,内地客赴港接种疫苗催生产业链

救命神针内地上市期未卜,内地客赴港接种疫苗催生产业链

时代周报记者 刘金环 发自广州
香港,中环地铁D2B出口,一批又一批的内地游客从此涌出,径直走向不远处的某商住大厦29楼。那里有一家私人诊所,常年提供疫苗接种服务。
在这样的私人诊所,常年出没着操港普口音的医生和护士、说普通话的患者以及中介。在前来接种疫苗的内地客中,宫颈癌(HPV)疫苗以及儿童疫苗的接种者占了大多数。
以HPV疫苗为例。在世界多个国家属于免费接种的HPV疫苗,目前在香港仍需自费注射。2006年上市初期,HPV疫苗的大众接受度并不高。这一情况在2015年得到根本性改善。这一年,香港全面展开HPV疫苗补贴计划:原金额最高为3600港币/人的HPV疫苗,目前普遍价格在2700港元/人。


相对低廉的价格在令本土接种者数量大增的同时,吸引了大批内地客。由于香港公立医院尚不对内地接种疫苗人群开放,这一庞大的商机被诸多私人诊所和中介机构瞄准。
尽管香港卫生署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没有掌握内地赴港接种疫苗人数的相关数据统计,但一位赴港疫苗接种中介代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通过预约到诊所接种的客人平均每天每家诊所50人—粗略估计,每天前往香港接种的内地客在5600人次左右。


香港,“奶粉荒”后“疫苗荒”

广州市民小李(化名)就是在香港私人诊所注射的HPV疫苗。与诊所电话预约后,前后半年内,小李分三次从广州前往香港,每次注射一针,共计花费2500港元。在小李的回忆中,诊所的服务周到,令人满意。此外,“不用做检查、每次打针只要几分钟”的方便快捷,也让小李向身边很多朋友安利了这家诊所。
HPV又称人乳头瘤病毒,是致宫颈癌的元凶。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每年有13万-15万新发宫颈癌患者,其中有5万女性死于这一癌症。2006年至今,全球有两种HPV疫苗上市,分别是默沙东生产的加卫苗疫苗、葛兰素史克生产的卉妍康疫苗。据美国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在2010年的研究显示,这两种疫苗预防宫颈癌的癌前病变率分别为98%和93%,已在全球160多个国家批准上市,其中有28个国家支持学生和青少年免费接种。
2006年11月,HPV疫苗获准在香港上市。上市初期,HPV疫苗的大众接受度并不高。根据香港药剂师学会的资料显示,自2006年11月至2014年,只有约8.85%的女性接种,其中还包括未必打足全套3针、非香港永久居民等情况。香港卫生署出具的数据则显示,在推广宫颈癌疫苗3年后,2010年,香港宫颈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均较五年前降低超过10%。
低比例的接种人群和疫苗强有力的预防力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一情况在2015年得到改善。去年,香港全面展开HPV疫苗补贴计划,最高金额为3600港元/人的HPV疫苗,目前普遍价格在2700港元/人,其中香港和内地的9-14岁女童持学生证还可分别享受1400港元/人、1800港元/人的优惠价。时代周报记者登录了一家位于旺角弥敦道的医疗中心网站,发现仅2015年一年,在该医疗中心注射过HPV疫苗的内地注射者就达600人之多,年龄则集中在20岁到30岁之间—最小的接种者只有11岁。
香港卫生署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目前,内地居民可以自由在香港境内注射疫苗,只要选择合适的私人诊所和私立医院即可,但HPV疫苗是处方药物,必须在当地医生的建议及指导下才可以接种。“人用疫苗属处方药物,必须注册药房在注册药剂师监管下根据医生处方才可售卖,违例者最高罚款10万元及监禁两年”。在给时代周报的邮件回复中,香港卫生署明确表示。
除了HPV疫苗,在香港,针对儿童的“六合一”疫苗以及“13价肺炎球菌结合疫苗”也是备受追捧的热门疫苗。2015年年中开始,香港各大亲子论坛都在讨论“六合一”疫苗缺货的情况。有媒体报道称,内地进口的“五联疫苗”缺货,导致内地赴港接种疫苗者突然增多,让香港继“奶粉荒”之后又爆发“疫苗荒”。
按国家免疫程序,预防百日咳、白喉、破伤风、脊髓灰质炎以及b型流感嗜血杆菌引起感染的5种儿童常见感染性疾病,总共需要注射12针国产疫苗,而由法国著名制药厂商赛诺菲巴斯德生产的“五联疫苗”,将这5种感染性疾病的预防苗种减少至4针。作为一款需要自费的疫苗,五联疫苗的价格并不便宜:每针价格在650元左右,打完所有4针需要2500到3000元人民币。而五联疫苗的生产过程长达18到36个月,且需要近一年时间才能从法国的生产厂家运输到全国各地的社区卫生院。
相比之下,香港的“六合一疫苗”不仅只需打3针,还额外增加了针对乙型肝炎的针剂,售价950港币一针,注射3针也仅需不到3000港币。这让越来越多具备经济能力的父母带孩子到香港打“六合一疫苗”。
除“六合一”疫苗外,由美国辉瑞药厂生产的“13价肺炎球菌结合疫苗”,目前在香港也是一针难求。2015年4月,内地生产肺炎疫苗的辉瑞公司发布通知称,针对肺炎的“沛儿7价疫苗”在中国的许可证过期,提交的续期申请未获批准,该疫苗停止供应。此外,“沛儿13价疫苗”在内地还处于临床注册阶段,上市日期难以预测。广东省卫纪委巡视员廖新波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辉瑞公司之所以面临如此窘境,“不排除有为了国产肺炎疫苗争取市场的原因”
目前,深圳只有供2岁以上儿童接种的23价肺炎疫苗。深圳没有疫苗可打,临近的香港成了最佳选择。在香港,沛儿13价疫苗已经上市销售,2岁以下儿童一共需注射3针,全部费用加起来在3000港元左右。截至2015年11月,香港卫生署的数据显示,已为儿童(包括内地)接种超过19.9万剂的肺炎链球菌疫苗。
深圳某三甲医院儿科医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内地疫苗缺货只是导致赴港接种疫苗者增多的原因之一,尤其在深圳,家长总是倾向于去香港私人诊所,接种高价疫苗—尽管在深圳有免费的一类疫苗可打”。

进口疫苗内地上市慢

巨大的经济利益催生了各类专业代理服务疫苗接种的中介机构,赴港接种疫苗已经形成了一条颇为成熟的产业链。
由专业医疗代理人牵头成为内地客赴港打疫苗的主要方式。以HPV疫苗为例,每家诊所以及中介的定价都有所不同,总价格在2300-4500港元之间。有中介代理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通常6人即可成团。我们与固定的诊所签约合作,可以拿到低于市面的价格”。中介通过中间差价获取利润,可谓“空手套白狼”。代理人还对时代周报记者诉苦:“现在代理机构增多,互相压价,对内地客人的疫苗报价也越来越低,这也是香港疫苗这两年风靡内地的原因之一,但薄利多销,还是有得赚。”
参与分羹的除了代理中介,还有爱康国宾这样的专业体检中心。在上述中介的网站上,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同样的HPV疫苗,爱康国宾提供赴港接种的套餐比中介自营套餐贵了300多元人民币:前者标价2660元人民币,后者标价2322元人民币。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传统的体检中心来分一杯羹,当然有利益方面的考虑,但他们更多是为了发掘与自身业务匹配的客户,赴港注射疫苗可以看做是一个找准目标受众的好方式。” 截至发稿日,时代周报记者再一次致电爱康国宾深圳运营总部,询问相关情况,始终没有得到回应。
除去专业医疗代理机构牵头赴港接种疫苗,另一种接种方式是由香港保险代理人牵头,通过提供疫苗注射预约服务,获取与客户接触的机会,进而销售其他保险—这让打疫苗成了购买保险以后的高端附加服务。业内人士表示,保险机构本身是不提供疫苗接种服务的,这是业务员为提高自身业绩的个人行为,跟约客户吃饭无异。
实际上,进口疫苗在内地上市的道路漫长,才是赴港接种产业链越来越壮大的根本原因
如13价肺炎球菌结合疫苗,大陆的临床试验从2012年就已经开始,“但目前还没有一个明确的上市时间表”,辉瑞中国企业沟通部总监席庆瑞称;而由默沙东生产的加卫苗疫苗三期临床试验已经在内地完成,但仍在等待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下发的进口药品注册证。
距离有效预防HPV的加卫苗疫苗和卉妍康疫苗通过FDA认证并上市,已近十年,而中国每年大约新增7.5万宫颈癌病例。在香港,医药公司只需给卫生局提供已上市国开具的证明,最多一年即可通过审批;而依据中国内地的《药品注册管理办法》规定,已经在国外做过临床试验、通过审批上市的药物,还需在中国内地重新进行临床试验—这就是HPV疫苗迟迟不能在中国上市的原因。廖新波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说:“通过FDA认证的药物,在全球大多数国家都可以直接进入临床应用,但在中国,必须要有针对中国人的临床研究,也就是说,需要再做一次专属于中国人的三期临床试验。”
在内地,一种进口新药仅从申请到获批进行临床试验,就需要1年左右;到最终被中国内地患者使用,平均需要5年;再算上纳入医保目录所需的时间,平均需要6-8年。进口新药正式进入内地市场时,往往都已经变成旧药了。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肿瘤研究所的王少明博士在《Vaccine》发表的论文称,若未来我国HPV疫苗项目的接种对象为9-15岁女孩,2006-2012年HPV疫苗的免疫接种延迟,可能造成了我国5900万女孩错失接种良机
此前,HPV疫苗的内地正式上市时间曾被乐观地预计在2015-2016年。2016年已经来了,这支每年能挽救7.5万名女性生命的疫苗,在内地的具体上市时间仍然无人知晓。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0-22 18: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