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要消灭人类?神经学家有话要说


机器人是否会梦见电子兴奋剂实验?如果我们的未来还有希望,那么,他们会的。这是神经学家 Andrew Smart 的精彩动脑书《超越 0 和 1:机器、迷幻药和意识》(Beyond Zero and One: Machines, Psychedelics, and Consciousness)传达的讯息。这本书的内容融合了艾伦·图灵、《黑客任务》、康德、「殭尸 AI」、莱布尼兹和迷幻药的研究。

在这个技术乌托邦主义的时代,我们经常被告知关于即将到来的「奇点」的各种神秘宗教术语,这个「奇点」可以创造出超级智慧、有意识的机器。不过,正如多年以来科幻作者所写,以及一些现代哲学家的认同,超级智慧、有意识的机器带来的一个问题是,他们很可能会选择毁灭全人类。如何阻止这些神一样的机器人灭绝我们?Smart 建议说,最好的方式或许是给他们一剂电子 LSD,强制开启他们的感官之门。

这听起来像是不知所云的嬉皮未来主义,但是,这本书的大部分都致力于破解机器智慧狂热爱好者们的模糊思想。与广为人们所坚持的现代假想不同,Smart 大胆提出了如下的论点:一、讯息并非真的存在;二、人类大脑没有进行计算;三、甚至计算器也没有进行计算。
让我们逐一看待这些论点。首先,对于某些人来说,相信「讯息」是宇宙中的基础实体,乃是一件很时髦的事情(这或许是因为,这些理论家在无意识中把我们这个社会对「讯息」的喜爱投射到了现实的其他方面)。但是,根据 Smart 偏向理智的观点,讯息只在有意识的观察者眼中才是合乎情理的。如果宇宙中没有思惟,那么,讯息也将不存在。因此,当谈论我们与现实交互的方式时,「讯息」是一个有用的速记,但是,它本身并不是现实。
那么,我们的大脑做计算这个想法呢?这显然是信息社会发展中产生的另一个比喻。不过,正如 Smart 展示的,把大脑看做基于数据组的计算器器是一个有误导性的想法(实际上,如他观察到的,这是某种形式的「二元论」)。他还表示,没有人知道意识是如何运作的,而且,从原则上,我们大脑的运作或许是无法计算的。
研究者们希望,某天人类可以用软件仿真一个完整的人类大脑,但是,在人类大脑与任何可以想象的计算机之间存在着一个复杂的巨大鸿沟。这个鸿沟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巨大。(正如 Smart 指出的,你不仅要模拟数十亿的神经元和数万亿的突触,还要模拟出神经元上的树突,以及生长在树突上的树突棘。)Smart 争论说,神经科学的问题在于,「目前我们对思维的非计算方面还一无所知。或许,目前我们在神经学方面的发展阶段类似于量子力学之前的物理学。」

▲ NASA 的超级计算机。
尽管如此,我们至少能说计算发生在计算机内部吧?(毕竟,算法的设计软件工程师是存在的)。Smart 坚持认为,情况并不真的如此。在一个精彩的章节中,他解释了电路和微型芯片实际上是如何工作的,这种事情距离我们设想的干净和精确的概念相差甚远。这是电子的混合产物,所谓的 1 和 0(或者开和关)的二进制价值并非唯一存在的观点。(Smart 解释:因为电压的一些异常行为,一个逻辑门可以有效地被卡在「一半」。)在计算机内部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电流产生的流动。要将其解析为计算和讯息之舞,你需要一个有意识的观察者。
因此,到目前为止,Smart 的书致力于推翻关于「机器智慧」各种缺乏根据的观点,他辩称,任何有意识计算机的出现要远在 21 世纪中期之后,比 Google 的技术总监 Ray Kurzweil 等技术神秘论者预测的更久远。

▲ Ray Kurzweil(Source:zmescience)
为机器智慧设计的著名「图灵测试」规定,如果一个公平的人类谈话者无法区分计算机和真人,那么我们就可以认为这个计算机是有意识的。Smart 认为一个更合适的测试是:机器是否能够体验意识的异常状态?根据作者的个人经验和认知科学研究,LSD(一种迷幻药)能够在主观上对人的意识或客观上对大脑的神经元活化作用,产生非常有趣的影响。只有有意识的个体才能够经历幻觉。所以如果我们给计算机输入某种电子 LSD,而计算机报告了一些奇怪现象,那么,相比单纯的对话测试来说,这或许是对计算机意识更好的测试。
在 Smart 眼中,更重要的是这可能会拯救人类。因为,那些注射 LSD 的人宣称感受到了奇迹,与宇宙合二为一,并且对一切事物充满了关爱。在超级智能的有意识计算机中激发同样的感觉,那么,它最终或许会倾向于帮助和照顾自己的创造者而不是消灭他们。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但是,我忍不住会想,在超级智能计算机毁灭世界之前,它或许会在发动末日决战前的短暂时间里,聪明地向我们传达能够取悦我们的讯息。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2-14 13:55:35